首页 > 惊悚·灵异 > 重生之以沫

重生之以沫

第两百零一章这是我的家

作者:唐亦汐


    安迪反倒是笑眯眯的看了他们一眼,旋即为两个好不容易见面的人解释:“工作总是做不完的,你们两个好不容易见面。可不能像你,一忙起来恐怕都不知道把我忘到哪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时候把你忘了!”顾新达暗自磨牙,觉得有人在后辈面前说这种话让他特别掉面子。

    “我没说你把我忘了,只是说你一忙起来就不理人,也不顾及自己的身体。”安迪没好气的解释。

    看着叔叔阿姨拌嘴,颜以沫也是一边往嘴里喂早餐,一边低头偷笑。突然旁边伸过来一双刀叉,顾言夏目不斜视的把蛋清拨到她碗里。

    她爱吃蛋清,不爱吃蛋黄。

    吃过早餐,简单的收拾了一下。颜以沫就和顾言夏一起上车出发回家,这段时间一直都住在顾言夏家里,倒是很久没有回去过了。虽然这宅子也是外公的,可是现在她还没有名正言顺把她们赶出去的能力,所以只能再忍一忍。

    “你应该很久没回去过了吧。”顾言夏突然问她。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她收回视线,勉强的扯了扯嘴角:“所以这段时间都要感谢你收留我,不然的话我就没有地方可以去了。”

    顾言夏勾了勾唇,很享受她这种不可多得的嘴甜的时候。

    很快就到了别墅,一两个月没有回来。变化倒是不大,冬日的阳光难得的明媚。暖意盎然,衬得光线朦胧。小区里新种了树木和草坪,甚至还有个正在喷水的喷水池。水珠从水池里飞溅出来,溅到她的手背上,微微带着一点凉意。

    屋子里挺安静,隐约听见一点电视的声音。

    颜以沫敲了门,来开门的竟然是一个从未见过的生面孔。大概是新来的保姆,一看见门口的两个人,就直接问。

    “请问两位找谁?”

    “颜成民在家吗?”颜以沫也不解释,反倒是直接开口问。

    年轻保姆上下打量了他们一眼,看顾言夏整个人气质冷峻,而且看他们的穿着也能看出来应该是上流人士:“先生和太太都在家,你们是?”

    “是谁啊?”

    说话的空隙,正在看电视的沈家茹听见外面的动静,也走了出来。不过作息倒是做的挺全套,已经能隐约看见微微隆起的腹部。

    “以沫回来了,言夏也来了!”她诧异的瞪大了眼睛,旋即立马笑道:“你这孩子怎么回来也不说一声,快进来吧,这个是我们新请的保姆,因为怀孕怕一个人忙不过来。”

    听见主人家这样说,年轻保姆连忙让开一条路。颜以沫不动声色的走进去,默默观察了一下家里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那个雅琴你快去弄两杯橙汁出来,以沫最喜欢喝新鲜的橙汁了。言夏你也快过来坐,正好今天你爸爸特意叫人过来做了地道的佛跳墙,你们俩有口福了。”

    沈家茹微微扶着自己的肚子,一副主人家的口稳。

    在年轻保姆进厨房去准备果汁的时候,颜以沫反倒是叫住了她,“换成咖啡吧,进了公司之后口味变了,我现在比较喜欢喝咖啡。”

    年轻保姆有片刻的迟疑,沈家茹挥手道:“没听见以沫说吗,快去准备啊!”

    拉着顾言夏在沙发上坐下,颜以沫脸上一直挂着微笑。她心里很清楚刚刚沈家茹这么热情的说这些话,就是想在别人面前表现她现在在这个家里的地位。

    可能……是因为她要搬出去,所以就把自己当成这个家的女主人了吧。

    “阿姨,你不用那么客气。”她微微靠在沙发上,轻轻敲打手指,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的放松。“毕竟我只是有段时间没回来住而已,这个家我是外公买下来的,从我出生到现在我也住二几年了,不会陌生到走路都要人带着走的地步。”

    她只是不动声色的提醒沈家茹,顾言夏能感觉到气氛一下子就变得嚣张跋扈起来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沈家茹皮笑肉不笑的勾了勾唇,“我这不是看言夏也来了,你又这么久没回来,所以想都替你们准备好嘛。”

    “爸爸和颜悦宁呢?”无视她的话,颜以沫答非所问的道。

    沈家茹说:“成民在书房里,悦宁应该也在房间休息吧。她也难得回来一趟,最近这段时间公司的事情确实太忙了,就连周末成民都在书房里忙呢,要不然我现在去叫他下来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颜以沫起身阻止。“正好有些事情要跟他谈,我现在就上去找他。”

    说完,就起身准备上楼去。

    当然,这种尴尬的时候不能落下顾言夏。拉着他就上楼去,因为谈论新星家化投资的事情肯定还需要一段时间,所以颜以沫就让顾言夏直接去了她的房间等她。

    走到书房门口,抬手敲门。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书房里响起颜成民的声音,不知道为什么,她突然觉得有几分紧张。抬腿进去,颜以沫一眼就看见了,坐在椅子上,正埋头处理文件的颜成民。

    一个人认真的时候是最闪光的,这句话用在颜成民身上也不为过。只有这样安静的看见他处理事情,颜以沫才能心平气和的和他待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事?”颜成民头也不抬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我。”颜以沫目光微沉。

    他这才惊讶的从一堆文件中抬起头来,自从她遇上绑架之后,通过一次电话。基本上就没有再联系过,现在看见她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,他还是十分惊讶。

    “以沫……”他甚至从椅子上站了起来。“你什么时候回来的,怎么不提前跟我说一声?”

    她有几分不耐烦地垂下眼帘,几乎觉得好笑:“这里也是我的家,是我外公的家。所以我回不回来,什么时候回来,应该用不着向你们报备吧?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爸爸不是这个意思,我只是说。如果你回来的话提前说一声,我好去接你。”

    “受不起。”她自顾自走到对面的椅子上坐下,抬起眼睛和他对视。“我回来没有其他事情,就只是为了新星家化那边的情况要跟你做一个汇报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因为提及公司的事情,颜成民也严肃起来。

    她顿了顿,组织了一下语言才说。

    “我去了这几天,具体情况你也知道了。我已经尽我最大的努力为新星家化争取了投资和销售渠道,而且我已经联系到美国LK公司那边的人。他们愿意提供平台做我们的推广商,所以我相信新星家化后面的发展是很可观的。”

    颜成民赞许般的点点头,他也一直在关注新星家化那边的动态。所以颜以沫争取到投资这些事情他都是知道的,也打心底里觉得高兴,因为以沫是他的女儿。

    “这些情况我都知道,以沫,你很棒。”他甚至对她笑了笑。

    颜以沫撇开脸,不去看他的表情。然后从包里拿出文件递给他,“经过这几天的相处,我也更加确定新星家化是一家有前途有活力的子公司。那里的员工都把新星家化当成他们自己的家,他们比你我更加迫切的希望新星家化能走上巅峰。”

    看了看文件,颜成民问:“所以今天回来就只是为了跟我做这个报告?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说你一直都在关注新星家化那边的情况,那我现在想问你。关于昨天仓库有人故意纵火的事情,你有调查过吗?”

    “有人在仓库纵火?”颜成民整个人一脸的震惊。

    不过回想一下这件事情好像又不是不能理解,毕竟昨天发现仓库有人纵火的时候,已经是晚上七点多,那个时候颜成民早就下班了。

    “对。”颜以沫嘴角扯了个自嘲的笑容。“本来我已经把一切都规划好了,只要按照我的计划就不会有问题,可是仓库有人纵火,现在还不确定剩下的材料能不能支撑我们完成批量生产。”

    “那有查到是谁做的吗?”颜成民皱眉问。

    他没想过会发生这种事情,毕竟新星家化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分公司。而且已经属于半死不活的状态,听见她这样说,颜成民才真正意识到,颜以沫去新星家化已经承受了很多平常人承受不下来的压力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有查到是谁做的,我今天就不会出现在这里了。”说起这件事情,颜以沫就觉得自己胸口的急躁又狠狠的涌起来。

    “可是这件事没有道理啊,新星家化这种小公司。怎么会有人纵火?”

    颜以沫在心底冷笑,那就得问颜悦宁了!

    “现在说这些都没有意义了,我今天回来主要是想跟你说一下总公司拨款的事。新星家化现在的情况你也看到了,后续的发展是绝对没问题的。但是因为仓库纵火的事,可能我需要总公司现在就资助一笔资金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就要投资?”颜成民皱眉。

    “是!”她很笃定的点头,叹了一口气。“总公司的这笔投资只是时间的问题,以新星家化现在的局面,就算是把这件事放到股东会上,我相信大家也会同意先投资一部分。”

    她实在不是很愿意和颜成民在这里商量,可是没办法。现在枫华的执行董事是他,她没有别的选择。
指南

上下翻页

我知道了

设置 恢复默认